不锈钢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春走基层重庆县县通高速最后一公里深水里有着蛙人奇幻的舞台

发布时间:2021-01-08 20:06:40 阅读: 来源:不锈钢板厂家

正在建设的成开高速。重庆高速集团城开顾问公司等单位供图

云雾下的澎溪河钢栈桥。重庆高速集团城开顾问公司等单位供图

华龙网-新重庆客户端2日1日10时20分讯(记者 张勇 通讯员 陈洪胜)城开(城口——开州)高速是一条穿越巍巍大巴山,也是重庆县与县之间最后开工建设的一条高速路。春节将至,田勇也和其他工友一样,打起包裹准备回家过年。唯一不同的是,在离开城开高速项目部时,田勇深情凝望着澎溪河钢栈桥足足有两三分钟时间。

工作人员给“蛙人”田勇检查潜水装备。重庆高速集团城开顾问公司等单位供图

他是在向昔日的战场告别,也是在向奇幻的舞台说再见。

澎溪河,为长江一级支流,也称小江。按照城开高速施工设计走向,在开州境内将要建成一座长达1176.5米的分离式、双幅特大桥,横跨澎溪河。

38岁的田勇,是以“蛙人”的身份出现在澎溪河钢栈桥施工现场。他已经有20年的潜水经验,多次执行过长江上游多座大桥的水下作业任务。从2018年10月开始,他和6名潜水员、5名护工组成三个深水作业班组,在澎溪河展开了鲜为人知、变幻莫测的深水作业表演。

护送田勇安全入水。重庆高速集团城开顾问公司等单位供图

三峡库区长江最高蓄水位达175米,澎溪河大桥14号和15号桥墩常年位于河水中,最高水位时水深达33米。搭建成孔平台、安装钢护筒,是田勇和同伴们先期开展的水下作业。

每一次潜水作业准备过程中,田勇都要事先检查自己及同伴的潜水服、送气管、信号绳等装备是否完好无损。在众人的叮嘱声中,他会习惯性地向岸上人潇洒回敬“OK”的手势,继而慢慢潜入水下,开启一场惊心动魄的水底作业。

在四川路桥集团城开高速公路项目部水上总指挥警戒及护工的协助下,田勇等人通常每2小时为基准,轮换作业。依靠调节潜水服水压,在水底来回穿梭,紧张作业。有时为了抓紧完成栓接安装任务,几次延长到3小时多,体力接近透支,达到生理极限。

田勇潜入水中。重庆高速集团城开顾问公司等单位供图

“去年11月中旬,是我们在澎溪河水下作业最为艰苦的时期。”田勇说,蛙人在水深达18米、接近6层楼高的深度,最担心的就是水草等河底植物缠绕身体和送气管脱落。幸运的是,由于项目部水下作业技术管控得力,田勇等人没有发生一次险情。

在前后两个多月时间内,田勇和同伴们完成了530多组、重达200多吨的构件水下栓接、安装,为确保钢栈桥顺利合龙、推动主桥桩基主墩施工立下头功。

从几百年前的古栈道,到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城万公路。从“8小时工程”到“4小时重庆”,再到正在施工的城开这第一条高速公路。交通的一步步发展,离不开包括田勇在内的建设者的辛苦付出。作为G69银百高速公路(银川至百色)的一段,城开高速预计将在2022年左右建成通车。届时两地车程将由现在的3.5小时,缩短至1小时左右,将形成重庆至陕西的又一重要通道,并将深度融入国家高速公路网。

“蜘蛛人”在绝壁上作业。重庆高速集团城开顾问公司等单位供图

“要想富,先修路。我这一辈子很平凡,就是一个农民工。但说起参与了城开高速的建设,我就觉得很高兴,因为那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一件大事。”田勇说完,提着一袋上午刚买的开州春橙,急匆匆踏上了回乡的大巴车。

掌声响起来

梦里的颜色

几天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