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郑成功北伐过程简介郑成功北伐的影响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11 16:20:55 阅读: 来源:不锈钢板厂家

郑成功北伐过程简介 郑成功北伐的影响是什么

第一次北伐

清顺治十四年(1657年)五月,郑成功传令准备北征。重颁了十条禁令:不准奸淫、掳掠妇女,不许擅毁民房,不准掳掠男子为伙兵(防奸细投毒),沿海归顺地方不准混抢,不许掳掠、宰杀耕牛,不许借坐给牌商船。违者本犯枭示,将领连罪不贷。

七月,郑成功率军北伐,八月入海门尧台州,九月,天台、太平、海门卫相率归附。但浙闽总督李率泰侦知郑军精锐北上,乘机分兵攻陷罗星塔和闽安镇。郑成功担心两岛有失,只得暂时回师。

第二次北伐

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三月,郑成功命各镇舟师回厦门,在厦门港筑演武亭,精选良将锐卒,整编大军,训练营伍,筹集粮饷,准备大举进攻江南。当时,西南地区的抗清主力大西军内讧之后,力量很弱,很难顶得住清军的大举进攻。他跟抗清将领张煌言联合起来。五月十三日,郑成功留黄廷、洪旭、郑泰等镇守厦门,自率甘辉等部北征,举兵攻入浙江沿海,准备入长江。六月克镇江等地,七月逼南京。不幸的是在海上遇到飓风,郑军面对陌生的海域和突然来临的台风,郑成功的船队顿时陷入了绝境。在巨大的风浪中舰船不堪一击,有的直接葬身鱼腹,有的四散漂流,有的则在大陆海岸搁浅。郑军官兵和家眷伤亡惨重,仅溺水而死的就有八千余人,其中甚至还有郑成功的妃嫔和三个儿子。这次猛烈的台风阻止了郑成功北上的步伐,被迫撤退回厦门,也暂时化解了清军面临的危局。

第三次北伐

郑成功的准备

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四月十九日,郑成功在羊山之难以后经过半年多的整补恢复,听说清朝于头年二月调遣三路大军进攻云贵永历政权,郑成功于是再次大举北征。

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五月十三,郑成功再次率领大军从浙江沿海出发北上。此时,郑军共有大小舰船三千余艘,兵马十万余万,铁人八千。他首先攻占定海(今浙江舟山),全歼了清军定海水师,焚毁船只一百余艘,基本消灭了清军的海上力量,也解除了进军长江的后顾之忧。

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六月,为了牵制清军对南明永历政权的三路围攻,郑成功与张煌言配合,率领八十三营十七万水陆大军,北伐南京。

郑军包围南京

北伐军水陆并进,不久,攻陷焦山和瓜州,攻占了长江的重要门户镇江及其所属诸县。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六月二十六日,郑成功部前锋已至南京郊区,七月十二日,完成了对南京的围困。在此同时,张煌言率军沿江而上,占据太平、宁国、池州、徽州等四府三州二十二县。清廷知悉,举朝皆惊。

顺治帝惊怒异常,惊慌失措,扬言下令亲征。一旦南京再失,东南将不保。接下来,很可能整个长城以南的广大汉族地区都会反清。想到这里,顺治帝彻底乱了方寸,提出想回关外的东北老家避风头,遭到他的母亲孝庄太后痛骂。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七月初八,顺治帝命内大臣达素为安南将军,统兵增援江南。在郑成功兵临城下的时期内,南京城里空气紧张。八旗指挥官喀喀木担心城中的百姓为郑成功充当内应,想要大开杀戒,以绝后患。经两江总督郎廷佐劝阻,才打消了这个念头,南京也避免了屠城惨剧。当时南京城中家家户户紧闭门窗,一片肃杀死寂,连鸡鸣狗吠的声音都听不到。城中粮价飞涨,百姓们又不敢出门买米,甚至有人因此饿死在家中。

清军反击

郎廷佐将南京城外靠近城墙的房屋烧毁,把近城十里之内的居民全部迁入城中。其次,贴出告示,安定民心,派兵严密查访,杜绝内应,并严惩乘机盗抢作乱之徒。最后加紧储备粮草,置办武器,搜集整修船只。此外,增修船桨、绳索等物品,招募舵公、水手,为将来的水陆反攻做准备。

而此时,郑成功在祭拜明孝陵的时候,也让将士们饮酒庆庆祝,被为一时的胜利冲昏头脑郑成功,被清军的诡计约降所迷惑,致使战事拖延了一月之久。而困守南京城里的清兵总督郎廷佐抓住郑军将士庆贺郑成功生日、“饮酒卸甲”、战斗意志松懈的有利时机,指挥清军水陆进袭。 清顺治十六年(1659年)七月二十四,清军南京最高指挥官喀喀木将八旗军和绿营军混合编队,陆上分为三路,水上另有一路,杀出城去,与郑军作最后决战,同时江苏巡抚蒋国柱遣兵赴援。其具体进攻方向如下:

第一路清军,从东北、正东、东南、正南、西南、西北六个方向围攻幕府山郑军主力。

第二路清军,从西面攻击幕府山。

第三路清军,从北面进攻幕府山,并伺机焚毁长江上的郑军船只,切断其退回江边的通路。

第四路清军,从水路出发,由提督管效忠率领,攻击郑军江面上的船只。

清军以火炮轰击郑军营寨,然后便直接展开冲锋,骑兵也都下马步行作战。不到半天时间,郑军多处营寨阵地相继被清军攻破,剩下的人马纷纷向江边溃散。郑军水师指挥黄安所部一面拼死抵抗,一面掩护岸上逃来的败兵和随军家眷们撤退,先后从水中救起数千名跳入江中逃回的郑军士兵。激战中,郑军水师共损失了大小船只五百多艘。但他们最终抵挡住清军的水上攻势,掩护残余陆军撤到船上,避免了全军覆没的悲剧。

郑成功匆忙率领部队退回金门、厦门,张煌言孤立无援,也退走浙东,北伐终告失败。

两军损失

经过七月二十三、二十四两天激战,郑军的前锋镇、左先锋镇、援剿右镇、后劲镇、前冲镇、宣毅左镇、左武卫、左虎卫等陆军部队先后被重创或歼灭,其他部队也有多少不等的伤亡。以每个镇的人数为两千五人来计算,郑军的损失至少在两万人以上。同时,还失去了提督、镇将等高级将领多人。这场战役是郑成功军事生涯中最惨重的一次损失。而清军在南京之战中获得全胜,但也付出了相当高的代价。管效忠、梁化凤等清军将领都感慨,郑军是自己一生征战中遇到的最强对手。

影响

郑成功大军由于迟缓了进攻时间,在各路清军的反攻下,郑成功军遭受重创,大好形势随之逆转。而在陆地上坚持抗清斗争的张煌言也兵败逃走。北伐失败后,郑成功退守厦门。而此时只剩下西南地区的抗清斗争也日益变得暗淡了,抗清局面大势已去,整个抗清形势转入了低潮。

北京中企信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耐海水电缆

工业洗衣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