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宋平公为什么要驱逐华合比真相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07 13:38:18 阅读: 来源:不锈钢板厂家

宋平公为什么要驱逐华合比?真相是什么

华合比被柳太监污蔑谋反,华亥讨好宋平公,华合比被宋平公驱逐。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大家好,我是百家作者,今天我们来说一说华亥是如何拉下华合比被宋平公重用的故事!

华皋比幼年执掌家族,这条路却走得并不顺畅,也许是早卒或者没有子嗣的缘故,他的弟弟华合比后来继承了家族,并子袭父职出任了右师。但是,对宗主和右师之位有欲求的不止华合比一人,华合比的弟弟华亥同样兴致盎然,不过受限于长幼秩序,华亥也只能浮想联翩外加无限苦憋。但是,我又要用“但是”了,既然华合比可以意外地从华皋比下巴底下捡漏,那我们不能排除华亥也有捡漏的可能。这个可能在公元前536年成为现实。

当时,宋平公的世子佐憎恨一个叫柳的死太监,华合比想讨好世子佐,就主动请缨去杀柳太监。柳太监是宋平公的红人,平时消息也挺灵通,一来二去得知了华合比的图谋。他当然不甘心束手就死,于是立马展开绝地反击,在城北挖个坑,杀头牲口,伪造一份盟书,然后把盟书盖在牲口的尸身上埋进坑里(春秋时期盟誓的套路)。做完这一切后,柳太监装出一副情势危急万分的样子对宋平公说:“华合比准备迎纳华臣,他们已经在北边外城结盟啦!”

宋平公素以华臣为乱臣贼子,听闻华合比公然和华臣狼狈为奸,气不打一处来,即刻派人去外城调查核实。调查员拿着盟书回来复命,宋平公已信了七八分。直觊觎华合比权位的华亥也没闲着,他闻风而动早早地和柳太监达成了地下交易,由他出面诬证华合比里通华臣,而柳太监则助他取华合比而代之。当柳太监向华合比泼脏水的时候,华亥也协同步调,向宋平公检举称,他对华合比的不臣之事早有耳闻。

宋平公这下再无怀疑,连亲弟弟都说你有罪,那就算是黄泥巴掉进裤裆你也得认了,于是喝令将华合比驱逐出境。华合比没料想死太监先下手为强,更没料到华亥从背后捅刀子,惊惶兼具伤感,怆然流亡到了卫国。随后,在柳太监的抬举下,宋平公将华亥迁升为右师。华亥沾沾自喜,作为履新的礼节,他前去拜会因撮合第二次南北弭兵而名满天下的左师向戌。

向戌给他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板起面孔教训道:“《诗经》有云:‘宗子维城,毋俾城坏,毋独斯畏。’(译为:族长就是城垣,不要使城垣毁坏,不要使自己孤独而感到害怕)为了私利你连自己的宗室都不惜毁坏,那对付别人的手段肯定也会狠毒无匹。问题是,你对别人狠毒,别人对你也不会好到哪儿去。到时候孤立无援寸步难行,你若不想坐以待毙那就只能自己逃亡了。”华氏内斗的两个例子充分说明,“树大分丫,人大分家”这句俗话是屡试不爽的经验之谈。

向戌慧眼如炬,直斥华亥多行不义必自毙,但最终的结局却比他推想的更富戏剧性。因为,不仅是华亥,包括如日中天的华氏,甚至包括他的本家向氏,都会在那场史称“华氏之乱”的大动荡中,退出宋国的政治舞台。为了把这一幕高投资、大场面的年度巨献铺陈得细腻一点儿,我有必要介绍下主要演员的人物状态与人物关系。公元前532年,宋平公去世,世子佐即位为宋元公,时任六卿为司城乐喜右师华亥、左师向宁、司徒华定、大司马华费遂和少司马华驱、大司寇戴恶和少司寇华轻,戴七(其中华氏五人)桓一的格局。

下面按顺序来。其一宋元公。根据《左传·昭公二十年》的说法,宋元公为人“无信多私”。我觉得这个评价是十分中肯的。无信多私,通俗一点儿说就是好恶无常,凡事但跟着感觉走,不讲究游戏规则,也没有固定的立场。宋元公无信多私的性格特点,可以通过其处理与向氏及柳太监关系的两件事例来加以展示。话说宋共公时期,大夫芮司徒生了个红皮长毛的女儿,以为怪胎,遂把她抛弃在了河堤下。

亏得这女婴命不当绝,宋共公夫人共姬的侍女紧接着路过河堤下,见女婴既饿且冻,便好心将她抱起,收养在宫中,并取名叫弃。弃一天天成长,一天天脱胎换骨,日渐出落得明艳不可方物,套用一句歌词来形容,那就是:再见面叫你们傻了眼,无所谓正面侧面,都是完美弧线。有一次,宋平公去向母后共姬请安,偶然见到了弃,当场就魂不守舍,差点儿没把一双眼珠子抠出来钉在弃身上。共姬察言观色,便将弃送给宋平公做了侍妾。

宋平公对弃恩宠有加,弃不多时便诞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叫佐,即后来的宋元公。宋平公当时已经立了世子,名叫痤。痤的名字难听,但偏偏长得玉树临风,只是性格非常狠忌;而佐的娘坯子虽好,自个儿小的时候却长得难看,幸好性情还算和顺,与成年后判若两人。原本呢,世子痤只须混混日子,老爸的君位就会自动送货上门。可是他得罪了两个关键人物,最终和君位失之交臂不说,连性命也没能保全。

第一个人是在朝中举足轻重的向戌,得罪的具体事由不得而知,反正向戌对世子痤极其的不待见。第二个人叫惠墙伊戾,是个乍一听名字有点儿像倭国浪人的死太监,担任着世子痤的内师,相当于东宫的大内总管,权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因其职务的特殊性,对世子痤的起居和言行了若指掌。照理说,世子痤和惠墙伊戾常年共处,应该拥有良好的主仆关系。可事实上,世子痤发自内心地认为惠墙伊戾面目可憎,因此双方一直搞得很僵。

那惠墙伊戾也不是纯良之辈,既然东家刻薄寡恩,他就决心还以颜色。好了,今天小编的故事就讲到这里了,不知各位优秀的小伙伴是否喜欢这个故事呢?

吉林肾病医院

湖南中医医院

内蒙古尖锐湿疣医院

南京风湿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