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政出多门加大肉价暴涨暴跌养猪户抱怨折腾试验机

发布时间:2019-10-17 02:38:40 阅读: 来源:不锈钢板厂家

政出多门加大肉价暴涨暴跌养猪户抱怨折腾,

今天我们继续来关注跌跌不休的猪肉价格。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五月中旬全国大中城市的猪肉批发均价为14.49元/公斤,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3.6%。而在养猪大省四川,上周猪肉价格与粮价之比降到4.99比1,远远低于5.5比1的盈亏平衡点,已经进入价格红色预警区,生猪生产严重供大于求。这样的价格走势对四川的养猪农户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呢?我们先到四川的养猪大县资中去看看。

生猪生产供大于求,养猪赔本基本成为普遍现象

在养猪大县四川资中,记者见到了王磊兄弟俩,他们东拼西凑前后投入了近20万元建这个养猪场,为这个养猪场搭进了所有的积蓄和精力,可是现在他们却已经开始处理种猪了。

四川养猪户王磊: 母猪卖了五六十头,都把它处理了,逐步处理,当时买一个小猪只有40斤,在重庆种猪场买的1800元,40斤开始养,成本已经不得了,一个母猪成本要三千到四千左右,当时买成1800元,现在卖了1000块钱也没有。

从购买到喂养,一只成年的种猪成本将近四千,可是王磊兄弟俩却要以1000元的价格处理到,为什么他们要干这赔本的生意呢。

王磊: 行情好,母猪绝对不会屠宰,猪卖到四元几,4.4元、4.5元一斤,已经没有利润了,这样投入下去还是亏,大的小的加起来160头,一天吃饲料1200元、1300元,现在每天养猪都亏钱,人工场地都没有算。

从2008年7月初开始,猪肉价格持续降低,到2009年5月中旬,平均降幅超过了30%,这让养猪户不得不提前处理生猪,跟王磊相隔五里路的养猪户周平,也在2009年2月份赶紧脱手了大部分生猪,见到记者的时候,周平指着猪场里用不掉的饲料,看上去一筹莫展。

四川养猪户周平: 我的饲料堆在这里用不完。

记者: 这都是你之前买的饲料?

周平: 对,是的。

记者: 这些饲料堆在这里有多长时间了?

周平: 大概两个月了

因为着急脱手生猪,这之前大量购入本来计划养猪的饲料,却堆满了本应该养猪的猪圈,2008年,在猪价最高的时候,周平始加大投入,购买猪苗,可是没想到,猪价高企的时间并没有多长,很快他就遭遇了价格连续下滑的打击。

记者: 有没有想到价格跌得那么快?

周平: 没有想到,只想到跌一点就会回升,没想到一跌再跌,跌倒现在3.9元一斤。

那么按照现在的生猪价格计算,周平猪圈里的70多头猪还会亏多少钱?

周平: 买猪仔7元3一斤,要投入500斤粮食才能喂大,一头猪买本是350到400,一头猪要投入500元,才能把它喂大,一头猪200斤,如果4元计算,一头要亏200元。

而对于这位国内某大型养猪企业的负责人来说,今年的日子同样难熬。

江西正邦集团副总裁徐继军: 感受最深的就是每个月的财务报表,当财务的报表拿过来之后我就发现,这个月又没有赚钱,或者这个月只赚了一点钱,跟去年相比就差距很大,当时可以达到五百万到一千万,那现在我们基本只能持平。

猪肉价格快速下跌,给养猪行业带来了全方位的冲击,如果我们回顾一下,这些年的生猪价格确实存在明显的周期性震荡,从1985年开始,大体经历了6次明显波动,平均每四五年是一个周期,而最近这个周期又压缩到了3年左右,一旦养猪户和企业踩错了步点,接下来就是他们难以承受的损失。

在近些年,生猪价格波动基本上呈现3年左右就会波动一次,尽管很多养猪户都知道猪肉价格波动的这种规律,但是,每次都会有不少人在高点买进猪苗,却在价格谷底不得已卖出生猪,周平就在其中屡次受挫。

周平: 从最高峰期到低峰只有六个月,所以你喂猪碰到了恰恰在高峰期,你就卖个好价钱,你就赚到了钱,在高峰期没有猪卖,永远也赚不了钱。

在经历了1995年阶段性 卖猪难 之后,1997年,猪肉平均价格13.7元,同比增长10.1%,引发了1997年的养猪热。到1998年生猪价格又开始下跌,并一直持续到2002年。而周平就是从2001年开始,投入4万元养猪,2003年,周平赶上了生猪价格开始回升,赚了3万元钱。2004年,眼看养猪效益越来越好,周平把养殖量扩大到了250头。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紧接着2005年,猪肉价格再次进入下降期,并于10月份快速下跌至亏损线以下;猪养的越多,亏得也越多,2006年猪价跌入波谷。周平之前辛辛苦亏赚来来的钱,转眼之间又都赔了进去。还欠了9万多元的债务,吓的不敢再养猪。

2007年8月,我们栏目的记者第二次见到周平,尽管当地猪肉的价格已从六月初的14元/公斤左右涨到了8月份的超过26元/公斤,但是,价格的大幅上涨并没有让周平改变当初的决定,他的猪舍仍然空空荡荡。

养猪户周平: 天天很矛盾,天天日子很难过。

记者: 是不是心里其实也特别想养?

周平: 嗯,想养。

有着多年养猪经验的他还是希望能通过养猪能继续他的创业路,可是对于真要下决心还是很难。

周平: 没有保护价,万一害怕养了的时候害怕往下面跌,跌了就亏了。

2007年下半年到2008年4月,猪肉价格达到了顶峰,一头生猪利最高润可以达到900到1000元,周平忍不住动心了,2008年周平终于又开始养猪了,在2008年猪价最高的时候,周平开始赚了一些钱,他感觉信心又回来了,于是开始加大投入购入了更多的猪苗,可是从2008年5月开始,随着猪肉价格跳水,周平再度陷入再次被套牢的境地。

周平: 市场的风险我无法抵挡,起伏太快了。

从2007年5月到2008年5月,再到2009年5月;从11元/公斤到20元/公斤,再到8元/公斤,两年的时间,猪肉价格经历了一个从大起到大落。而在这数次波动中,像周平这样的农户,基本上都成为价格波动受伤最重的人。记者在四川遇到的农户,都纷纷告诉记者他们的亏损情况:

养猪户: 亏。

记者: 亏多少?

养猪户: 一头亏一两百。

记者: 还是没有办法得卖?

养猪户: 没有办法。

记者: 三只猪买的时候1600元?卖的时候多少?

养猪户: 2400多元,每只800元。

记者: 能够弥补饲料费吗?

养猪户: 不能,一只猪要喂600斤玉米,就是400多元,差价就是一百多了。 生猪生产的分散和无序是导致肉价大幅下挫的根本原因

节目里我们看到,这些农户要么在猪肉价格高涨时进入了养猪行业,要么加大了投资,这就给肉价下跌时出现亏损留下了风险隐患。

但是,从我们的调查发现,现在养猪赔本已经不止出现在少数农户和企业身上,而几乎成了一种普遍现象。为什么猪肉市场会出现历史罕见的快速下跌?这和去年的肉价高涨又有什么关系?

事实上,很多养猪户都能感觉到,在2008年10月份左右, 周围养猪的人突然开始多了。 周平对此也有体会。

四川养猪户周平: 养猪的人多了一半,像有一些不养猪的,也来喂,打工的不打了,也来喂猪,我感到玉米很难收,因为他们都留着自己喂。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从来没有养过猪的江西农民徐兰琴拿出攒了好几年的9000元积蓄,买了20头猪仔,她指望也能和村里那些老的养猪户一样,靠养猪发点小财。

江西养猪户徐兰琴: 看到人家有两个养猪的父子,一次赚一万多块钱,看到人家赚到钱了,就也来养猪了。

让徐兰琴意外的是,自从她买回猪仔以后,猪肉的价格就一路下跌。现在她养的猪已经长大可以卖了,可是徐兰琴却发现,即便是低价卖也很难卖出去。

徐兰琴: 现在外面猪很多,人家买多了人都不要,买不起。

记者: 猪多了,人家都不要?

徐兰琴: 买不起。

记者: 是卖猪的人多?

徐兰琴: 卖猪,猪多。

实际上,在全国有很多人都和徐兰琴一样,在去年猪肉价格创下历史新高,发现养猪可以赚大钱以后,开始陆续加入到了养猪的行列中。

江西正邦集团副总裁徐继军: 就很多人比如说做房地产赚了钱,做生意赚了钱,甚至做别的开矿赚了钱,然后都往这方面投,著名的投行高盛也进入养殖,丁磊也进入养殖,都是大概其都是那个时间的前后。

由于2007年和2008年猪肉价格持续大幅度上升,使得养猪成为暴利的代名词,一时间千千万万农民和海内外大量产业外资金涌入到生猪养殖行业。

中国畜牧业协会副会长乔玉锋: 通过我们典型调查分析,我们检测的数据就说是09年一季度末的数字和08年比较同比是增长的,差不多是种猪也好,商品猪也好,是增长了6%到7%这么数字比。

乔玉锋说,实际上去年10月份中国畜牧业协会就发现养猪业苗头不对,并发出了预警。

乔玉锋: 母猪比例已经很高了。

记者: 那这意味着什么?

乔玉锋: 这就意味着我们养猪的供应量增加了,供应超过需求的话肯定就是价跌。

然而中国畜牧业协会的预警并没有引起各界太多的关注,各路资金继续涌入养猪业。据某投资咨询机构的统计,目前沉淀在养猪产业的资金规模是2007年同期的两倍。

徐继军: 很正常,因为资金必然是逐利的,当养殖领域出现大的利润回报的时候,那么他们肯定会涌进来。

乔玉锋说,实际上中国的养猪业一直处于分散和无序的状态,当价格上涨的时候,大家都一窝蜂地加入到养猪的行列,直接的后果就是供过于求、价格下降,而一旦价格下降,很多养殖户开始亏钱的时候,大家就开始杀掉种猪、割肉离场,从而导致新一轮的供不应求、价格上涨。多少年以来,中国的养猪业一直没有走出大起大落恶性循环的怪圈,而重要根源就在于我国生猪养殖过于分散。

乔玉锋: 现在我们规模户占我们现在猪肉供应量的的也差不多也就是50%,而且我们规模户,所谓的规模户还不是500头以上的,我们这还是一户养50头以上的,如果说大企业占50%、60%,我们生猪风险就很小了,因为它比较稳定。

据农业部统计,2008年我国生猪规模养殖比例仅达到50%,而世界上生猪养殖发达国家的规模养殖比例高达80%以上,而这些国家就很少出现生猪价格暴涨暴跌的现象。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爱国: 因为规模养殖抵御市场风险能力要强一些,而且可能对市场判断投入会有一个即基本的定位,而散养它就没有预见性。

乔玉锋: 因为散户就说是,农民养猪,我觉得有利润他就养,没利润他就不养。

记者: 像这种起来特别容易导致价格波动,散养的多了话?

乔玉锋: 就说散养现在是收缩的阶段,它就是逐步在退出。

而在四川资中,记者也看到了一部分农户正在依托公司加农户这种模式来降低自己的风险,隆元魁告诉记者,他的猪都按协议价格卖给了当地的龙头企业四川福元肉类食品公司,尽管自己近期也在遭受损失,但是收购价比市场价略高一些。

而福元公司在2008年年底已经投资5000万元建成的冷冻车间,正在有效的弥补他们生猪销售环节遭受到的损失。

四川福元食品公司总经理黄进之: 上游的所有链条我们现在都做了,那么下一步就是把这块地要全部使用起来,建深加工,提高屠宰和加工这一块的整个利润水平,通过它们来支持上游养殖这一块。

乔玉锋: 因为你大规模的饲养,它本身就是产业链了,所以说这样话减少猪的周期,比如说我们原来猪是三年一个周期原来它可能就五年一个周期,涨跌的波峰就不那么明显。

养猪业如何才能走出价格暴涨暴跌怪圈?

这轮猪肉价格下跌,从表面上看直接的导火索是刚刚出现的流感疫情,但我们从调查中发现,生猪生产的分散和无序,才是导致肉价大幅下挫的根本原因。我们的养猪业怎么样才能走出价格暴涨暴跌的怪圈?怎么样才能让养猪农户和企业真正得到实惠?这次猪肉价格危机再次触动了这个敏感的问题。

散户养殖比例过大加剧了猪肉价格的波动,而在乔玉锋看来,生猪管理体制不健全,也是导致猪肉价格大起大落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畜牧业协会副会长乔玉锋: 我觉得猪的管理体制,多部门管理一直没有解决,你比如说现在养猪农民,企业养猪,为农业部门管,生猪屠宰粗加工又归商务部门管,所以这个部门分割的我觉得不符合经济规律。

多头管理导致各部门之间信息沟通不畅、预警机制不健全,从而使得相关的调控政策措施滞后。2007年在猪肉市场供给严重不足的时候,调控部门曾大力鼓励生猪饲养,出台了 每头能繁母猪财政补贴100元钱 等养猪补贴措施,补贴执行时间为两年,也就是说补贴一直发放到今年6月30日。然而事实上,到了去年下半年生猪市场就已经出现了供应过剩的迹象,农业部也曾在去年9月发出预警。可是由于多部门管理、信息沟通不畅,一些地方仍然在继续大力鼓励生猪养殖,比如在南京每平方米猪舍还可以补贴100元,据此很多新进资本甚至还没有采购猪仔就已经获得了巨额政府补贴, 大干快上 自然难以避免,生猪供应由此进一步加大。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爱国: 出台这么多扶持产业政策肯定是没错的,关键问题是政策怎么落实,怎么做到客观,关键来讲钱要用在刀刃上,起到应有的效果非常关键。

王爱国认为,要使我国生猪市场步入健康发展的轨道,除了要有好的政策调控,完善其它机制也很重要。

王爱国: 包括保险的问题,险种增加的问题,另外生猪期货的问题,包括贮备调节的问题,我觉得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这样的话,有国家的宏观政策,有其它的市场机制,一起来起作用,可能效果会更好一些。

半小时观察:让猪肉不再暴涨暴跌

猪肉价格这几年屡屡成为新闻焦点,不仅是因为肉价关系到老百姓的菜篮子、农民的钱袋子,更重要的是,猪肉市场在最近两三年就从没平静过,一会儿价格扶摇直上,一会儿又一落千丈。肉价在折腾我们的生活,那么,又是谁在折腾肉价呢?

可能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会认为,是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但通过前面所做的那些调查,我们发现市场即使发挥作用,也应该以四到五年这样的周期来运行。而现在这个周期已经被压缩到了三年,如果从去年五月份肉价涨到历史最高点算起,从暴涨到暴跌的转换,其间甚至只用了一年时间,速度直追股市的牛熊逆转。显然,在市场之外另外还有一些看不见的手在左右肉价的变动。

其实,我们也看到,这几年为了避免生猪养殖的大起大落,相关部门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是由于生猪产业的多头管理,导致政出多门,各项政策调整的步调难以协调一致。这在某种程度上,不仅没有很好地减缓肉价的波动,相反有时还产生了放大效应。现在看来,和给养猪业直接发放补贴相比,更紧迫的任务是如何提高我们的宏观调控水平?这其中包括行业管理、价格预警、政策引导等诸多方面。这些对养猪业的健康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

猪肉一头牵着消费市场,一头牵着养猪农户,我的同事告诉我,节目中那位养猪大户周平,把自己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养猪上,可是一次次的过山车行情,让他一次次深受打击。我们希望周平这样的农户今后不再遭遇这样的伤痛,养猪业也不再用这样的暴涨暴跌来刺激人们的神经。

主编:孟庆海 记者:殷莉、付豫 摄像:徐胜、樊金峰、毛云李

拉伸试验机哪家好

土工膜万能试验机